电影笔记

时间:2019-10-10 14:09来源: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
    自由与希望,电影永恒的话题。如果一个人不懂得自我救赎,那么即使上帝出现也不会对他有所帮助。     影片有近80%的场景是黑暗阴森的肖申克监狱,绵延不尽的高墙,低沉

    自由与希望,电影永恒的话题。如果一个人不懂得自我救赎,那么即使上帝出现也不会对他有所帮助。
    影片有近80%的场景是黑暗阴森的肖申克监狱,绵延不尽的高墙,低沉暗哑的天空,是杜福雷最终获得自由的铺垫,让那一刹的自由如电光火石般震撼人心。我只能说,每看一次,就越加坚定我之为自己的决心。整部电影又何尝不是一个巧妙的隐喻呢?自由从来就是一个过于飘渺的幻象,即使没有投身四面围墙的监狱,我们也无处不处在牢狱之中,有形的、无形的、意识形态的、制度化的、人际网络的、血缘亲属的,不一而足。而打破心牢的束缚,尽可能做一个自由的人,则是每个人毕生的功课。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,不过只有极少数——天赋与运气并存的人——才能冲出牢狱,大多数人只能于蒙昧之中进退两难,而更多的人,则如布鲁克,离开了那个约束自己的环境,便根本无法生存,唯有自戕。
    电影是由史蒂芬金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,不得不说,这是改编自文学的极为成功的一部作品。电影开头设置了一个悬念,但却是直至剧情逐步发展至后半部分才揭晓的谜底。即,杜福雷到底有没有杀死自己的妻子和她的情人?将电影最初交代的人物关系等背景加起来推测也只能逼观众相信,杜福雷就是凶手。而与此成为悖论的,是杜福雷无辜而纯净的眼神,它让观众在无从辩驳“既定事实”的同时又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。终于,真相大白。而这一条线,构成了影片除了自由与希望之外的另一个价值尺度。那个时候,他已经完成了那条隧道,本可以不用在“事实”问题上与典狱长纠缠不清,但是他却不可遏制(与他惯常的冷静克制形成鲜明对比)地骂典狱长“愚蠢”,他是不会不知道这样鲁莽的后果的,但是这件事显然已经越过他的底线。他很清醒,他要自由,同时,他也要清白。当然,这个为“清白”而作的抗争失败了,并且险些因此而丧失自由。也许,影片隐隐地告诉了我们,世间有许多值得赞美与追求的价值,但就像“鱼与熊掌不可得兼”那样,美好的价值在有些时候也是不可得兼的。人们总是用牺牲一样来获得另一样,处在循环往复的悖论之中。就好比渴望墙外自由的牢犯们,一旦出了那道门,却更加地万劫不复。
    反讽的手法无处不在。影片开场那个振振有词的律师和陪审席上道貌岸然的人们,可曾知道他们用他们自以为凌然不可侵犯的法律的正义与威严,犯了一件多么严重的罪恶!法律本是用以保护受害者,维持社会正义的武器,但是这个武器却因为人们无知而盲目的滥用,成为了可笑的瞎子。看来人们应该好好反省一下所谓的公正、所谓的威严、所谓的呈堂证供。与真正的事实比起来,这些东西只能显得十分的无力。
    典狱长当然是个“抓典型”的好例子。在给“fresh fish”训话的第一天,他说自己最不想听到脏话,然而不到五秒便命令狱警打人,并且心满意足地听他骂“you maggot-dick motherfucker”(操你娘的,孬种)。更不用说随着剧情发展而暴露出的一桩胜过一桩的丑恶行径。如果说肖申克监狱是个罪犯集中营的话,那么典狱长便是最大的罪犯头头。有趣的是,掩饰他罪恶行径的那副字,竟赫然写道:“His judgement cometh,and that right soon.”(上帝的审判很快就会降临)。
    电影中不时插入一些黑色幽默。诸如“姐妹花”的无理取闹,诸如“耶鲁还是哈佛”,诸如“这儿每个人都是无辜的”。但是最让人难以忽略的,永远是杜福雷那坚定的眼神,它一直在说道:“我不属于这里。我要离开。”在这样一个混杂和多变的环境中保持自己的决心,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,而他不仅保持了决心,甚至成功实践了它。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。
    瑞德前后共有三次坐在假释席上。第一次和第二次,他的态度温顺地像一头绵羊,竭力用无辜的眼神和憨厚的语气来打动考察官,木讷地说着:“我得到了教训。我敢说我已经完全变了。我不会再危害社会了。”然而得到的却是冷冰冰的“不合格”。最后一次,当被问到是否悔过时,瑞德不置可否地反问一句:“悔过?”接着甚至不客气地称呼考察官为“小弟”,不过,他“合格”了。当然,他最后所说的“没有一天我不感到后悔”是真真正正的肺腑之语。而且,从第一次命令式的“坐”,到第三次客气的“请坐下”,亦可看出美国社会的变化,
    可悲可叹的,是那个老人布鲁克。扩展开来,岂不正是我们的人生?我们早已习惯了一种在自由包装之下的不自由,因为恐惧而拒绝走向另一个吸引自己的世界,最终封闭在狭小的自我中,成为自己亦步亦趋的囚徒。这不正是人生的反讽么?
    最后再谈谈电影的主题,希望与自由。弗雷德在雷电交加的夜中展臂高呼的情景,无疑是本片当之无愧的高潮。隔着荧幕,我们似乎都能切身感受到那股巨大的具有电力般的冲击与战栗,那是自由。
当瑞德读着杜福雷写给他的信时,相信观众们都会牢牢记住那段话:“希望是件好事情,也许是世间最好的事情,而好的事情永远不会消逝。”最终,瑞德迈出了让布鲁克致命的那一步,像个自由人那样地生活。坐在开往德萨斯州的汽车上,瑞德感到难以克制的兴奋与不安,“这是一个自由人才能感受到的,一个自由人开始了漫长的旅程,伴随着未知的结局。”他恬静地笑了。
    剧终,弗雷德和瑞德相遇在蔚蓝而阔大的大西洋海岸,在和煦的海风吹拂下相互拥抱。那仿佛是一个梦,是我们每一个人梦中的伊甸园,荧幕上的他们帮我们完成了这一夙愿。即使希望如此微薄,但是作为渺小的人类而言,还有什么是可以失去的呢?唯有努力去追求罢了。

编辑: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 本文来源:电影笔记

关键词: